cialis no rx next daygay viagralow cost generic viagrabuy viagra cialis onlineviagra women depressed statisticsstories viagra porndivide viagra three equal picesuse boost like viagrabest way to take cialisprescribing info for cialisjack nicholson quote viagraten minute viagradrug interactions with viagracialis potency ticklerviagra tv adviagra on line usbest time to take viagraviagra deafnessviagra sale canada
cialis in argentinadiflucan yeast pregnanlisinopril psychological sidearizona accutane lawyeraldactone for girlsaccutane anal itchviagra for womenhotstrattera for addviagra in vegasmetformin absorption locationcelexa social anxietylisinopril and propranololdoxycycline pilonidal cystconcentration doxycycline birdsviagra testosterone mailorder
financial calculator loanloan scenarios finloan department policymorgage loan interest ratesloan tradingmortgage loan sourcesace loan collectionsmorgan stanley mortgage loansno credit school loansloans no creditmwcongress loan paybacknew auto loan rateloan dtiloan assumption foreclosureforeclosure loans nj

沈默之聲

without comments

The Sound of Silence

道德經裡四字:「大音希聲」

形容最巨大的聲音、往往卻不可聽聞。

王建民正是以這樣的方式到來。從小到大的過程,除非你是基層棒球的狂熱者,否則不太可能一路追隨,從來極少被媒體報導的他,卻在2000年突然竄起,一舉拿到選秀第一輪等級的201萬美金簽約金,跨海而去。

不過到了美國,卻又被傷痛纏身,前三年都沒有完整長季聯盟的出賽紀錄,等2003年傷全好後,即便球團決定連跳兩級直升AA,但在那兒的表現卻顯得平淡,王建民幾乎只在全美球探和媒體的雷達邊緣閃現;反觀同年,小王建民一歲的曹錦輝,不只已經完全宰制整個AA,更憑藉著超人天賦和灼熱的速球,飛登大聯盟。

當時有誰想過,第一個在大聯盟站穩腳步的可能是王建民?有誰想過,在全美最大城市、最多光榮的球隊裡,這個來自台南的孩子,能安然無懼,直挺挺的站在洋基球場的投手丘上?

王建民的寡默,在球場內全轉成了堅定的力量。靛藍直條紋,劃在雪白的球衣上,一道道全是責任、期待和壓力。但當他用清澄的眼神直直望著你時,你看不到一絲倉皇、驚懼,彷彿一切理所當然,本當如是。

你甚至開始感覺到,這,好像並不難。但你忘了,即便是業餘時代見過所有大場面、冒險從古巴叛逃的王牌投手Jose Contreas,站在這滿滿5萬7000人的球場正中,仍可能會不禁感到戰慄。

在王建民的沈默中,我們看見的是保存下來的專注和正直。近年身邊社會看似喧譁,各種把戲、雜音不斷,但實際上卻透露出了一種極大的空洞,像一隻無論如何也餵填不滿的怪獸;相較下在媒體前言語無味、安靜到甚至顯得遲緩的王建民,卻在世界之端,用身體發出了巨大的聲響,轟然如雷。

美國已故禪者、音者John Cage曾經形容過他的一次純然無聲體驗。在哈佛大學一個徹底隔絕、抽空任何迴響的「無音室」(Anechoic Chamber)內,他清清楚楚的聽見一高一低的兩種音頻,出來後他困惑的詢問工程師,並形容自己聽見的這兩個聲音,工程師告知,聽見的高音是神經系統、低音則是他的血液流動。這個經驗除了說明,對一般人類而言,世上並不存在絕對的無聲之外,更證明了在壓縮並且完全寂靜的情境之內,我們反而能貼近並且聽見自己,即便物理上來說都是如此。

這本雜誌的存在,只是嘗試記錄和保存王建民帶給我們的一些吉光片羽、分享作者的觀點或感動。但畢竟所有語言和文字都只存在我們意識的表層。靜下來,看王建民投球,你會發現他其實極為平凡純粹,所有特別的地方全是我們的想望與投射,他的成功、就像一面鏡,在某個折射的角度或者細縫中,讓我們瞥見了一點點的自己,分享了一絲絲的光榮,如此而已。

但這樣的成功,也讓一個原來話就不多的人,不得以必須面對連串的躁動與騷亂,在2006年8月17日,終於決定以一紙聲明稿,用最具體的方式選擇了最直接的沈默,回到那個理所當然的地方,把所有人留在門外觀望。

王建民終於回到了那屬於他的巨大靜默之中,而遠在海洋彼端的我們,隔著電視的螢光屏幕,除了渴望看見他以犀利的球威拿下一場又一場勝利,聽見現場無數的歡呼吶喊之外,是否更應該去傾聽他的沈默?因為在那之中,或許我們也能聽見自己血液奔動、心跳澎湃的聲音。

寫於2006年8月

摘自《王建民榮光全紀錄》

Written by wowee

November 27th, 2008 at 3:51 am

Posted in Diamond Sutra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