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lis no rx next daygay viagralow cost generic viagrabuy viagra cialis onlineviagra women depressed statisticsstories viagra porndivide viagra three equal picesuse boost like viagrabest way to take cialisprescribing info for cialisjack nicholson quote viagraten minute viagradrug interactions with viagracialis potency ticklerviagra tv adviagra on line usbest time to take viagraviagra deafnessviagra sale canada
cialis in argentinadiflucan yeast pregnanlisinopril psychological sidearizona accutane lawyeraldactone for girlsaccutane anal itchviagra for womenhotstrattera for addviagra in vegasmetformin absorption locationcelexa social anxietylisinopril and propranololdoxycycline pilonidal cystconcentration doxycycline birdsviagra testosterone mailorder
financial calculator loanloan scenarios finloan department policymorgage loan interest ratesloan tradingmortgage loan sourcesace loan collectionsmorgan stanley mortgage loansno credit school loansloans no creditmwcongress loan paybacknew auto loan rateloan dtiloan assumption foreclosureforeclosure loans nj

Archive for the ‘Critical Mass’ Category

假面的告白

with 13 comments

3d406183

告白
導演:中島哲也
★★

大概聽了太多關於這部片了不起的傳言,在電影「告白」進行到一半時漸漸不耐並且終於惱火起來,再次體會侯孝賢導演幾次提到「送行者」時直說好假,巴不得將這類電影好好一股腦全部拆穿的心情。

先說最受重視的敘事部分。就算撇開後面試圖「文以載道」而硬去設計連接劇情發展的人工痕跡如何荒謬,光想要在故事開頭尋找合理性就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老師在課堂上爆一樁命案的料,並且說出在某幾位同學的飲料中放入了可能致命的病毒,我不知道一般學生會怎麼做,至少我會用各種方式讓家人或者朋友知道,然後接下來這位老師大概瞬間就會成為最熱門的新聞人物。隨後所有看似機巧的計畫和「讓人意想不到」的結尾自然不會發生了。

若反駁這只是一則抽象架空的社會寓言,不需在意合理性,那必須承認,它傳達的訊息對我來說,淺薄到讓人慌張,空洞到讓人心煩,所有表演和動機都如辦家家酒般,一戳就破,人物完全沒有深度,就像那些不斷重複出現,企圖要突然拉起情緒的尖叫一樣刻板做作。還有如今才學到,原來把畫面拍的像多喝水廣告,然後慢動作配上Radiohead的音樂就會很有氣氛?而那些珍愛的「啪嚓」泡沫還有最後「誰能讓時間倒轉」的時鐘橋斷,哪一個不是我們已經看過無數類似,毫無新意並且簡化的具象隱喻?

整部電影就像一個打扮非常潮流的人,有著極其嚴肅認真的表情和姿態,卻用著最無聊虛假的方式跟我討論幼稚空泛、不證自明的題目,而最慘的是我居然因此不好意思打斷,甚至連想笑都不方便笑出來。憋到最後,只好在映後提醒自己,如果想看校園暴力和多重視角,快點重溫「大象」,其中在校園長廊不斷迴行、滑動、交錯的攝影機讓封閉空間成了純粹的惡魔遊樂場;如果想看痛快復仇以及電影自身形式的不斷高潮,則應再次投向「Kill Bill」,飽滿多汁的電影感,對所有元素的徹底理解和把玩,足以讓我整夜不眠,只為重新享受和找出每一個高桿的參照。

最近老想到納博科夫說的很對,我們終究只是頭頂聖火的脊椎動物,雖然觀賞作品時用的是頭腦,可是真正領略藝術帶來欣悅的部位卻在兩塊肩胛骨之間。如果一件作品在過程中不但沒有帶來那種脊椎的微微震顫,結束後只留下朋友迴盪的叫好聲,以及自己蠕動難安所造成的痠痛。這其間落差,說明「告白」這類電影存在對我大概並非毫無價值(是的,這是「一類」,他們淵遠流長並且之後勢必不會匱乏)。到了這年紀,正需讓自己重新思考為什麼在一切全部理應為假的電影世界裡,有些情感和表現方式我願用真心擁抱,而另一些輕則形同陌路、重則如被潑了餿水般憤慨難平?這活生生憤怒的起源為何?是單純被拙劣不誠懇的技法耍弄觸怒,還是為了週遭明明事不干己卻震耳欲聾的掌聲而不安?假若藝術最終的價值仍然關乎內容的真誠和形式上的創新,那麼是誰來決定這些價值?是時間、是所有人共同集合的大腦、還是該回到自己那根忠實不渝的脊椎?

Written by wowee

November 18th, 2010 at 12:07 pm

Posted in Critical Mass

Tagged with ,

2009 TGHFF Day 1-3

with 5 comments

soudain_le_vide_new_poster

嗑到荼蘼(Enter the Void)
導演:Gaspar Noé
★★★★☆

該怎麼說呢,我從來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即便在夢裡都沒有。

有人和我說過,死亡本身就是一場最High的嗑藥體驗。西藏宗教把介於死亡和投胎轉世間的過渡稱做Bardos,而導演Gaspar Noé為了表現出這種語言無法形容的靈魂出竅狀態,全片使用主觀鏡頭,以遊魂的視線,漂浮在霓虹閃爍的東京黑夜,讓過去和現在不同場景在眼前轉換交錯,攝影機因此被徹徹底底解放開來,但你卻只能牢牢釘在座位上,把所有畫面一股腦全部吸進去。那種壓迫著胸腔讓人無力抗拒的美麗、那些細部光線如脈搏般的震動,明暗間的對比、幾乎沒有剪接的轉場、生命如飛蛾撲火般的趨光性,都叫我目瞪口呆不能自己。這是一部你必須進電影院看的電影。

11141_171134602765_77626522765_2757995_4591721_n

犬齒之家(Dogtooth)
導演:Giorgos Lanthimos
★★★★

沒有例外,封閉的環境、人工灌輸的恐懼、潛在的敵人和陰謀,永遠是凝聚和限制人類思想行為最好的方法(在政治上我們看過太多這類把戲),因此犬齒之家不只是一則關於家庭、教育、政治、種族的預言故事,而是創造一個荒謬但真實完整的平行宇宙,透過平靜和歪斜的鏡頭角度,讓我們看見那明亮空間、翠綠草坪、潔白衣服、僵直肢體、生硬對話和狂亂的舞蹈中,潛藏而且突然噴發開來的暴力,如同在天堂光線下閃亮的鮮紅血滴,目眩卻又叫人不禁戰慄。

2009-11-9 下午 12-18-40

男孩看見血地獄(Kinatay)
導演:Brillante Mendoza
★★★☆

惡魔般毫不妥協的作品,從清晨到另一個清晨,從繽紛嘈雜的白日,到深不見底的黑夜,導演Brillante Mendoza拖著我們和主角一起進入一趟無法回頭的旅程,昆汀說的沒錯,這部電影讓觀眾活生生的直接目擊強姦分屍命案現場。和他自己作品中溢滿藝術性、卡通化的人工謀殺完全不同,「男孩看見血地獄」利用自然光、車燈和室內燈呈現出大片大片黑暗畫面中灰白粗糙的粒子,彷彿有呼吸般鮮烈,直直撲面而來,緊抓著神經不放;而手提數位攝影機在箱型車以及謀殺地點的地下室內,一再不停的游動,建構並且提煉了這些封閉空間的窒息和絕望感,後作力特強,散場後仍久久不退。

Written by wowee

November 9th, 2009 at 1:13 pm

Posted in Critical Mass

Tagged with ,

【JUMP CUT】 First Take

without comments

自從Twitter這類微網誌風行後,電影相關評論開始大量移轉到上面流通,甚至有一些網站,專門收集Twitter上關於電影的熱度和評價。其實仔細想想,這個情勢似乎是必然的。我們平常走出戲院,第一件事必定是和旁人討論剛才的影片,而且對話往往僅一兩句,彼此表達確認完畢就罷。

而Twitter的輕薄機動,正中了這個生理需求,畢竟過長的評論,不但對沒看過片子的人來說毫無意義,裡面往往例行公事的故事大綱,更犯了許多人大忌。填鴨教室有鑑於此(其是就是懶),雖然不打算Twitter,但往後若看了片子,就直接在這裡弄個分數、然後幾句話打死吧。

18990361

我和我的小鬼們(Entre les murs)
導演:Laurent Cantet
★★★★

課堂上無數的師生來回,應該是歷來出現在電影中最好的Freestyle Rap Battle!!!

2009-5-27-e4b88be58d88-04-54-46

經典老爺車(Gran Torino)
導演:Clint Eastwood
★★★☆

Clint Eastwood爺爺在這裡嘗試和過去Dirty Harry追求個人絕對正義的保守形象和解,雖然依舊是以耶和華憤怒戰神的樣貌出現(連最後一句台詞都是I’ve got a light),隨時準備替不知死活的人們帶來洪水和閃電的懲罰,但畢竟已經78歲,面對身為人類的必死性,感覺到他非常在意自己將留下什麼Legacy(不過他一定不會承認的,因為這太不Man了啊)。Gran Torino是一部成熟的古典通俗劇(看看美國賣到翻的票房),內容雖然不見得完全讓人信服(尤其最後那個耶穌的姿勢),但其中人和人的交錯應對、層次上的推進,仍然讓我看得非常享受。只是最後有一個小小疑問,為什麼所有右翼法西斯英雄,都一定要用蝙蝠俠的聲音說話呢?

2009-5-27-e4b88be58d88-04-52-43

力挽狂瀾(The Wrestler)
導演:Darren Aronofsky
★★★☆

一個一輩子都在玩著男孩遊戲的男人,有著分不清虛幻現實,無可救藥的人生。其實無論職業是摔角手、好萊塢明星或者脫衣舞孃,都是靠著在舞台上賣肉來帶給大眾娛樂。而當肉體衰敗(I’m an old broken down piece of meat),只能在超級市場裡「賣肉」維生後,Mickey Rourke用這個角色和他自己的靈魂,為我們表演了一場幼稚、不理性但無可避免的受難劇(A Passion Play)。然而儘管只有一瞥,我確實被他最後掙扎站上角柱後,從眼眶中流下的那一行眼淚擊中。

Written by wowee

May 27th, 2009 at 4:30 pm

Posted in Critical Mass

Tagged with ,

並行的片刻

without comments

still-walking

橫山家之味(歩いても 歩いても)
導演:是枝裕和
★★★★

這幾年看過親子片中,最好的之一。影片描述橫山家在長子15週年忌日的一天相聚,以情節來說,發生事情的不多,但全片完美的呈現出「日常」,讓人物圍繞著生活物品和吃飯等平凡活動,發展對話、揭露關係。

親子,在一定年紀之後,彼此的位置,幾乎注定是某種最親近也最疏離的關係。像Kenneth R. Morefield在一篇影評中觀察到的:在父母心理,對孩子的認識從來不會隨著時間更新,例如片中阿部寬和妻子抱怨父親至今都還認為他著迷棒球;而孩子對父母何嘗不是?因為生活的斷裂,他們也失去了重新認識父母的機會,往往只能敷衍或者丟出例行性的承諾(例如一起去看足球賽),儘管彼此之間都知道實現的機會不大。

其實每個人一生,所謂日常,都包含了太多悔恨、缺憾和無可奈何。唯有隱誨忽略,或以另一種方式對抗,生活才能繼續下去,於是我們大概不需要靠「送行者」裡那種戲劇張力(澡堂歐巴桑突然去世,兒子幫遺棄自己的父親納棺)才能知道如何感動,就在這樣一個小小、微型的一日世界裡,已經可以感受自己人生層層包疊的複雜度。

是枝裕和在母親亡故後開始拍攝這部電影,整部片可能要傳達的只是很八股的「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幾個字,然而他在這裡舉重若輕的辦到了。影片中並沒有直接出現死亡或刻意美化父母的角色,相反的,他讓父母各以缺陷但真實的形象出現,精細而且溫柔的重建了相處時光,即便瑣碎、有爭吵和無法化開的心結,但就如同片名「歩いても 歩いても」(Still Walking)的意思一樣,生命終究會以某種無法控制和預期的方式延續下去,一代一代。

而這部影片想告訴我們的是,在這並行的片刻,其實每一分鐘都值得珍惜。

Written by wowee

April 13th, 2009 at 8:18 pm

Posted in Critical Mass

Tagged with ,

世界只是一個投影

with 4 comments

紐約提喻 (Synecdoche, New York)
導演:Charlie Kaufman
★★★★☆

這絕對是我今年花最多時間思考的電影,「變腦」和「王牌冤家」編劇Charile Kaufman執導的第一部片,去年五月在坎城首映,自此好惡兩極的評價紛沓而來,喜歡的人認為是一部新經典,現代的八又二分之一和Annie Hall,痛恨者則20分鍾內魚貫般從首映會場摔門而出,甚至有一位影評說「假若放給十個人看,有八個會痛恨它、一個沒感覺、另一個則只有天知道為什麼會認為這片很屌。而我,我是那八人之一,我就是痛恨這片。」雖然偏激,但也確實替這部片貼上了最合適的警語:「無誠勿試」。

只因為它太個人、太深沈、太離奇、太雜亂,太美、也太憂傷。

看的過程中一股強烈的憂鬱如液體般將我完全包覆,但在其中卻又感到無比安心,那是觸碰、連結上生命核心的感受。像一部搖搖晃晃通往地獄的單向列車,你無力抵抗只能放任而行,讓一幕幕真相以各種詭異形式揭露在你眼前。許多人抱怨這部影片太做作,佈滿了看似複雜、聰明的隱喻和機關,並且不斷刻意挑戰正常觀影邏輯,讓時間、角色肆無忌憚的斷裂、錯亂,但對我來說,這是某種最高明藝術手段才能達到效果。Kaufman帶來的不是在行為、情節表層的感動,而是利用最接近夢境的超現實來傳達人生最無可逃避的現實 ─ 人孤獨的存在以及無可避免的死亡。

這世界只是一個投影(跟電影一樣),如同他後來所說:「這個世界視覺上並不存在。它只存在於我們大腦的演繹裡。」而我們在這個集體人造的世界中(如同主角想要在大倉庫中完整複製的城市)夢想、互動、犯錯,最後死亡,究竟是為了什麼?我不知道,我想Kaufman也不知道,只是他決定從一片空白的地圖上出發,對這個題目做永恆的探索和掙扎。

在接近片尾的一段排戲過程裡,一位牧師在喪禮上,搭配著撫慰人心的福音旋律,慷慨激昂進行了兩分多鍾關於生命悔恨的禱告,當他說到最後一句「Well, fuck everybody. Amen.」時,眾人將黑色雨傘撐開,鏡頭上拉,人造雨水透著燈光從灑水器中噴灑出來,在那一瞬間,有一種不可言喻的感動流過全身,而這種無可理解的感動,正是這部電影所能帶給我的最珍貴禮物,因為我知道,唯有無法用言語說明而存在於意識底層的,才是真實。

Written by wowee

March 23rd, 2009 at 3:10 am

Posted in Critical Mass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