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lis no rx next daygay viagralow cost generic viagrabuy viagra cialis onlineviagra women depressed statisticsstories viagra porndivide viagra three equal picesuse boost like viagrabest way to take cialisprescribing info for cialisjack nicholson quote viagraten minute viagradrug interactions with viagracialis potency ticklerviagra tv adviagra on line usbest time to take viagraviagra deafnessviagra sale canada
cialis in argentinadiflucan yeast pregnanlisinopril psychological sidearizona accutane lawyeraldactone for girlsaccutane anal itchviagra for womenhotstrattera for addviagra in vegasmetformin absorption locationcelexa social anxietylisinopril and propranololdoxycycline pilonidal cystconcentration doxycycline birdsviagra testosterone mailorder
financial calculator loanloan scenarios finloan department policymorgage loan interest ratesloan tradingmortgage loan sourcesace loan collectionsmorgan stanley mortgage loansno credit school loansloans no creditmwcongress loan paybacknew auto loan rateloan dtiloan assumption foreclosureforeclosure loans nj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8

復活的藍色火焰

without comments

2848960939_abba9eae66

Pitchers, like poets, are born not made. – Cy Young
投手們,像詩人,是天生而成 – 賽揚 (史上最多勝投手)



2006年10月30號下午,民權東路一家會館地下樓,將要進行郭泓志的回國記者會,明亮而擁擠的會場內,塞滿了至少30部攝影機,上百位記者。環顧四周,講台後方黑色背板上,穿著道奇球衣的郭泓志雙手抱胸,露出側面酒窩,雙眼自信的看向前方。

記者會開始,當身材壯碩的郭泓志戴著帽子出現在講台上,閃光燈開始像雨水般不斷地落在他的臉上、身上、還有那隻佈滿傷痕的左臂,這是離開台灣七年後,他第一次正式站在大家眼前。儘管看起來有些生澀,但隨著主持人的訪問,所有人慢慢見到了一個健談、幽默的郭泓志,即便在講到赴美最艱困的時刻,全場還是會被他的話語給不時逗的哈哈大笑。

然而七年前郭泓志離開台灣時並沒有這麼多的祝福與笑聲。

1999年7月,道奇宣佈簽下郭泓志,當時和曹錦輝一左一右叱吒縱橫高中棒壇的他,隨後卻突然成了一場在國族、家庭和金錢間拉扯的倫理大劇男主角,原先出國的美事變了調,正滿18歲懵懂的他,開始被扣上各種帽子、負面新聞也越滾越多,但已經一腳踏進大人世界的他不怕,因為他知道手邊有的是無敵的青春和揮灑不盡的才華。

在毅然地踏上美國土地後, 2000年小聯盟1A第一次正式登板,郭泓志的天份就完全爆炸開來。最快球速98英哩,主投三局無安打、三振對手7次,該場比賽至今仍是小聯盟鄉野間不斷輾轉的傳說,當時在場的每個人,從隊友、球探到球團管理階層,無人不被郭泓志超齡的投球演出給深深撼動。

然而此時郭泓志並不知道,接下來等待他的卻是一連串惡夢,事實上,那場比賽在三振最後一名打者之前,他的左手肘韌帶便已斷裂,接下來五年,他總共動過兩次韌帶重建手術(Tommy John Surgery)、一次結締組織清除手術,總投球局數加起來是少到令人悲嘆的42 1/3局。日復一日、枯燥沒有盡頭的復健以及年年增長的歲數,都已經讓最初的夢想越來越冷。

早熟的天才蒙塵,被荒棄在數千球員一角。

然而人們沒查覺,當時的郭泓志,其實是一團躲在黑雲之後的火熱太陽,靜默地等待天啟的一刻降臨。終於,2005年春天,根據他自己的說法,一夜之間他的手臂活了過來,98、99英哩的速球開始不斷出現,人們奔相走告:「郭回來了(Kuo is Back)!」。

大亨小傳作者Scott Fitzgerald曾經寫過:「美國生活沒有第二幕的機會」,但郭泓志活生生扭轉了這個論點,05年一年之間,他狂風般從小聯盟襲捲而上,1A、2A跳過3A,等到了九月初,他猛然發覺自己居然已經置身在大聯盟中!

而這只是一個天才復活故事的開端,太陽才剛露出一條金邊,光芒還未真正射向大地;劍只離鞘三寸,長達五年復健所鬱積的能量,正要開始脫灑揮斬。郭泓志投球,有一股純然才能所散出的氣韻,生猛勃發,天份似乎從身上的每一個細胞滿溢出來。砲統般的左臂,雷電舞過的瞬間,白球迸閃而出,襲向60.6英呎外驚駭的打者。而手臂球衣上的道奇藍(Dodger Blue),在高速揮動下,更如同一抹藍色火焰,乍看冰冷,實際上卻更為灼熱,就像郭泓志投球時面色儘管無動,但內在卻早已完全燃燒。

這本雜誌書所要捕捉的,正是這種原始吸引力和感動。一個天才如何從最絕望的死亡幽谷,繞過長而崎嶇的道路,終於回到那屬於他的應許之地。在這之中他有千萬個理由可以失敗,可以放棄,甚至幸運之神祇要在任何一個轉角決定捨他而去,那麼接下來的一切都不會發生,就像之前那些曾經擁有過全世界的才能,但隨即便如奔星長慧般消失的年輕人,徒然讓人喟嘆。但也是這種脆弱的本質和靈光的片刻,才使棒球運動叫人們流連忘返,因為彷彿所有東西都懸於一線、危若朝露,必須要天份、努力、運氣還有進步的醫學,全部同時聚集在一起,才有可能成真。

有幸的是,在郭泓志至今不長的棒球生涯中,這些元素全都可以見得到,我們看見無匹的天才、看見傷痛的折磨,看見復健的苦絕,看見醫學的救贖,但更讓人興奮的是,我們知道,無論我們目前看見了什麼,都還注定只是一點點而已,在超人們群聚的大聯盟舞台上,這朵奇異瑰麗的花才正要開始綻放。如果能以這本特刊出版的當下,同時作為一個起點和終點,那麼我們衷心希望郭泓志過往所有的苦難能在這裡結束,而一段傳奇將從這裡展開。

寫於2006年11月

摘自《郭泓志的復活之路》

Written by wowee

November 28th, 2008 at 11:05 pm

Posted in Diamond Sutra

Tagged with

Taiji Matsue

without comments

Written by wowee

November 27th, 2008 at 7:00 am

Posted in Slow Light

Tagged with

沈默之聲

without comments

The Sound of Silence

道德經裡四字:「大音希聲」

形容最巨大的聲音、往往卻不可聽聞。

王建民正是以這樣的方式到來。從小到大的過程,除非你是基層棒球的狂熱者,否則不太可能一路追隨,從來極少被媒體報導的他,卻在2000年突然竄起,一舉拿到選秀第一輪等級的201萬美金簽約金,跨海而去。

不過到了美國,卻又被傷痛纏身,前三年都沒有完整長季聯盟的出賽紀錄,等2003年傷全好後,即便球團決定連跳兩級直升AA,但在那兒的表現卻顯得平淡,王建民幾乎只在全美球探和媒體的雷達邊緣閃現;反觀同年,小王建民一歲的曹錦輝,不只已經完全宰制整個AA,更憑藉著超人天賦和灼熱的速球,飛登大聯盟。

當時有誰想過,第一個在大聯盟站穩腳步的可能是王建民?有誰想過,在全美最大城市、最多光榮的球隊裡,這個來自台南的孩子,能安然無懼,直挺挺的站在洋基球場的投手丘上?

王建民的寡默,在球場內全轉成了堅定的力量。靛藍直條紋,劃在雪白的球衣上,一道道全是責任、期待和壓力。但當他用清澄的眼神直直望著你時,你看不到一絲倉皇、驚懼,彷彿一切理所當然,本當如是。

你甚至開始感覺到,這,好像並不難。但你忘了,即便是業餘時代見過所有大場面、冒險從古巴叛逃的王牌投手Jose Contreas,站在這滿滿5萬7000人的球場正中,仍可能會不禁感到戰慄。

在王建民的沈默中,我們看見的是保存下來的專注和正直。近年身邊社會看似喧譁,各種把戲、雜音不斷,但實際上卻透露出了一種極大的空洞,像一隻無論如何也餵填不滿的怪獸;相較下在媒體前言語無味、安靜到甚至顯得遲緩的王建民,卻在世界之端,用身體發出了巨大的聲響,轟然如雷。

美國已故禪者、音者John Cage曾經形容過他的一次純然無聲體驗。在哈佛大學一個徹底隔絕、抽空任何迴響的「無音室」(Anechoic Chamber)內,他清清楚楚的聽見一高一低的兩種音頻,出來後他困惑的詢問工程師,並形容自己聽見的這兩個聲音,工程師告知,聽見的高音是神經系統、低音則是他的血液流動。這個經驗除了說明,對一般人類而言,世上並不存在絕對的無聲之外,更證明了在壓縮並且完全寂靜的情境之內,我們反而能貼近並且聽見自己,即便物理上來說都是如此。

這本雜誌的存在,只是嘗試記錄和保存王建民帶給我們的一些吉光片羽、分享作者的觀點或感動。但畢竟所有語言和文字都只存在我們意識的表層。靜下來,看王建民投球,你會發現他其實極為平凡純粹,所有特別的地方全是我們的想望與投射,他的成功、就像一面鏡,在某個折射的角度或者細縫中,讓我們瞥見了一點點的自己,分享了一絲絲的光榮,如此而已。

但這樣的成功,也讓一個原來話就不多的人,不得以必須面對連串的躁動與騷亂,在2006年8月17日,終於決定以一紙聲明稿,用最具體的方式選擇了最直接的沈默,回到那個理所當然的地方,把所有人留在門外觀望。

王建民終於回到了那屬於他的巨大靜默之中,而遠在海洋彼端的我們,隔著電視的螢光屏幕,除了渴望看見他以犀利的球威拿下一場又一場勝利,聽見現場無數的歡呼吶喊之外,是否更應該去傾聽他的沈默?因為在那之中,或許我們也能聽見自己血液奔動、心跳澎湃的聲音。

寫於2006年8月

摘自《王建民榮光全紀錄》

Written by wowee

November 27th, 2008 at 3:51 am

Posted in Diamond Sutra

Tagged with

不動的動者

without comments

The Unmoved Mover

我常在想,寫東西、編雜誌,或者其他任何一項世間的行為,和棒球究竟可以產生什麼樣的連結,我們可以從這個起源於美國的運動裡,反照出哪些自己生存狀態的圖像。王建民這幾年在大聯盟出現,給了一個很好機會,透過他,我又開始重新思考和認識棒球本身。

棒球無疑是所有西方競技裡最具東方風格的一種,它有一個根植在東方的靈魂。拿來和充滿聲光刺激,如同好萊塢動作片的籃球相比,棒球顯得黯啞、甚至樸拙。當動作片情節如舞蹈般華麗展開的同時,棒球比賽卻像兩名武者對陣,遲緩、定靜,時間的空白正發生作用。某一瞬間,雙方會同時動作、火光逬出,而下一刻一切又將回覆平靜,某種結果,無論榮耀或傷害,都已經完成。

這種靜動之間的對比,讓王建民的身影,在球場中成了更特殊的存在,寡默的他站在投手丘,一如颱風眼在風暴中心,安然立定,但週遭一切皆隨之旋轉。他是一個不動的動者,雙肘緩緩高抬過頭、停頓、讓手套和球靜靜躺在頸椎,下一秒,他將從颱風眼走來,把自己毫無保留的拋射到狂風般的身體運動中,他是一塊看似冰冷其實灼熱的玄鐵,是小說裡說的「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如此曖昧矛盾,是一種純然的東方性格,而在王建民的應答模式裡,我們可以得到最直接的體驗。每當被問到比賽表現,他的回答總是千篇一律:「就一球一球投啊」、「就想把球路壓低一點啊」,單調枯燥、乾澀到擠不出任何一滴汁液。但剝開字義、撇掉詞語內容,只玩味這個「就」字,短促的聲詞,彷彿伴隨一個立即的行動,直直往前,當字還在嘴裡,身體便已進入現場,介入發生中的一切;但同樣詭異的是,這個「就」字,如我們嘴裡常說的「就這樣吧」,也透露出了一股消極命定,本當如是的意味。

絕少有一個虛字,能同時兼具這樣最積極與最消極的兩面情感,而這種反差正中了棒球運動的核心。整體來說,這是一個終極的零和遊戲,場上所有發生的事,彼此之間都存在相對關係,最終相加必回歸於零,形成一種混沌但完美的平衡。

讀者拿在手上的這本特輯,透過美國當地攝影,以黑白和彩色的瞬間,真實捕捉了王建民沈靜之外的凜然霸氣,以及暗流在棒球平緩節奏底層的兇猛騷動,但在這些正反揉捏混雜的情緒裡,每個人仍靜默的等待著那雷霆霹靂、電光石火的一刻,可以用絕對的速度和力量,將眼前一切均衡打碎。

就像封面轟然直落在洋基球場的閃電,在空氣中割裂出短暫片刻,打開了一道時間裂縫,讓球賽甚至生命能在這一閃中發亮。說到底,棒球畢竟是一門需要在剎那專注與爆發的藝術,而再也沒有人,會比來自台灣的王建民,更能深刻體現這種擺盪在繁簡、快慢、動靜之間的東方魅力。

寫於2007年9月

摘自《王之道──王建民圖文特輯》

Written by wowee

November 26th, 2008 at 11:55 pm

Posted in Diamond Sutra

Tagged with

The sky is made of stone

without comments

2009-4-6-e4b88be58d88-03-21-02

[audio:http://www.fileden.com/files/2009/1/10/2261011/The%20moon%20is%20a%20harsh%20mistress.mp3]
Radka Toneff / 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

Written by wowee

November 15th, 2008 at 12:50 am

Posted in Heart-Shaped Box